研究成果  
学术研讨
学术论文
学术专著
普及读物
  站内搜索  
 
  学术论文
实业家与戏剧家开创先河之作
时间: 2021-04-14     次数: 729     作者: 欧阳维

  ●《张謇研究(2020)》·纪念

工学社建100周年学术研讨会

 

实业家与戏剧家开创先河之作

 

欧阳维

 

张謇先生和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合作了三年,其间他们与众多友人共同努力,创建了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建立了我国早期新型戏剧教育、演出平台和剧场管理体系,推进了戏剧改革的进程,传播了中西进步文化,培养了一批新型戏剧人才,促进了南通的戏剧文化发展,是实业家与戏剧家开创先河之作,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在那个时代,中国社会正发生着巨大变化。中国新兴资本主义的发展,为南通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动力。在物质生产和日常生活有了一定基础的前提下,民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明显增加。如张謇先生所说:“都中年轻而习戏者较多于他处”[1]636。作为践行实业救国的先驱人物,张謇先生以其睿智和远见,从提升南通经济社会整体建设水平出发,提出了引进戏剧文化元素的倡议,以达推进通俗教育,改良戏剧之夙愿。

欧阳予倩先生早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1907年加入话剧团体“春柳社”,是中国话剧艺术的奠基人之一。回国之后成为新剧表演艺术家和著名京剧演员。他既有丰富的国学功底,又有对外国文化艺术的深入研究,还是颇具实践经验的表演艺术家。他在1918年发表了《予之戏剧改良观》,面对当时中国剧界歌场汩没,随俗浮沉的状况,提出“一面借文字以救其弊,一面须组织一‘俳优养成所’”的呼吁,[2]13以改良戏剧,养成具有世界文化眼光的艺术家。一位是政商皆通的状元实业家,一位是学贯中西的戏剧艺术家,他们共同携手开创了南通戏剧文化的先河。

  其一,相互德才认同,总体目标一致。张謇先生认为欧阳予倩很有才干,是世家子弟、著名演员,留学日本,有先进的戏剧教育理念、丰富的艺术实践和管理能力,是位难得的人才,对他非常尊重。他对梅兰芳先生说:“近得欧阳予倩,愿为我助。予倩文理、事理皆已有得,意度识解亦不凡俗,可任此事。”[1]715张謇先生欣赏欧阳予倩先生艺术上的造诣,只要有空就要去观看欧阳予倩在南通演出和创作的剧目并做出评价,对他的《送酒》、《爱情之牺牲》、《馒头庵》、《一念之差》、《青梅》等作品还专门做诗为评。他把梅兰芳和欧阳予倩先生来南通开展艺术活动视为荣耀,认为:“虽无龙门胜,客有梅欧侣”,“欧剑雄尤俊,梅花喜是神。合离两贤姓,才美一时人。”[3]236227他还在更俗剧场前台楼上设“梅欧阁”,在匾额上题有“南派北派汇通处,宛陵庐陵今古人”,以示珠联璧合;选编《梅欧阁诗集》以为传颂。欧阳予倩则认为张謇先生是进步、爱国、学养深厚、经验丰富的实业家。他感到季直先生虽政经实力雄厚,但不失状元绅士气度,待他诚恳,尊重礼遇有加,觉得“甚为可感”,即以对长者的态度尊重张謇先生,虽相差36岁,亦成为忘年之交。为全力投入南通的事业,他辞去上海新舞台头牌的待遇来到通州,把全家从湖南浏阳搬来落户。他将张謇先生给的每月一百元薪酬,全部补贴伶工学社教学,在更俗剧场义演,还在学校经营困难的时候带团出演,筹集经费补贴教学。

欧阳予倩先生来南通的想法,主要是“养成一班比较有知识的演员,……把二黄戏彻底改造一下。”[4]114五四运动前后,一些比较激进的文化人,如胡适、傅斯年等对中国戏曲十分鄙视,当时主流的声音是“全数扫除,尽情推翻。”欧阳予倩则认为中国古典戏曲中虽然有许多糟粕,但不是不可以保存,泼洗澡水不能把孩子一起泼出去!要保存和发展优秀的中国戏曲文化,就要走改革之路,不断地注入新的血液。张謇先生面对“社会苟不良,实业不昌,教育寡效”的现状,胸怀立足南通,改造社会的雄心,认识到“改良社会措手之处,以戏剧为近”。[1]715他说,“教育以通俗为最普及,通俗教育以戏剧为易观感”[5]444,简言之,就是推进通俗教育,致力改良戏剧,但对如何运作十分茫然。这种目标和需求与欧阳予倩的期许大体一致。另外,从客观上看,当时的南通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实业、教育、慈善、自治等各项事业已经系统推进和维持了二十余年,有着比较深厚的积淀,同时张謇先生本人内行,由他主导南通文化艺术事业,对艺术家的支持非他地可比。艺术家在此不仅是“献艺”,而且可把南通当成是艺术的“实验场”。这个条件对欧阳予倩实现自己的戏剧改革和戏剧教育理想也是十分需要的。

张謇先生在邀请梅兰芳先生到南通不成的情况下,苦于不得。当友人推荐正在上海大受观众欢迎的京剧名角欧阳予倩之后,加之对他学养背景和戏剧观的了解,敏锐地感到欧阳予倩先生对创新中国戏剧的追求。他的戏剧改良观、个人艺术素养和成果,使张謇先生看到了在南通实现其理想的希望,于是他热忱地邀请欧阳予倩到南通,并委以主持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的重任。诚然,由于两人并不相识,且年龄背景差距较大,相交之初,不免相互揣摩。张謇有“已不免冒险,惟自忖,即险尚不足窘我”的考虑,虽已定下决心,但对与欧阳予倩先生是否能够顺利合作抱有疑虑。[1]735同样,欧阳予倩先生也有“俾从事于斯道者,知所自重,深惭失学,惧不克终耳。”[6]183虽如此,他们还是如约真诚地走到了一起。

其二,共同责任担当,着眼核心重点。张謇先生是政商兼通的大实业家,有着很高的社会威望,本可尽享荣华富贵但却又投入巨大财力物力,动员各界人士入股创立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旨在推进南通文化教育事业,实现“实业救国”、“教育救国”双线并举的理想。他认为:“夫教育既求及于普通社会,而普通社会之人,职务余闲求消遣娱乐之地,多以剧场为趋的。剧场实善恶观感之一动机也。”[5]444从改造社会而言,教育是基本路径,而通过戏剧这个形式对社会大众起到教育作用,既需要优秀的戏剧工作者,又需要高质量的剧场条件。不仅如此,张謇先生认为办伶工学社,建更俗剧场还应对全国产生影响,具有渠道和桥梁意义。

欧阳予倩先生在祖父欧阳中鹄和谭嗣同、唐才常等先人的熏陶和启蒙下,逐步形成了忧国忧民、变革图新的创造意识和刚正不阿、不避劳怨的品德。在对艺术的追求上,有着“挨一百个炸弹也不灰心”的坚定信念。他舍弃在上海做头牌,不计得失到南通,就是为了实现他改革戏剧、培养新型人才的理想。他想通过这个“实验基地”,“把西洋歌剧的方法适当地运用到京剧里,……使其能充分表达人物的情感。……(使)伶工学生有文化;精通京戏、昆曲、并会唱许多民歌小曲;又懂得些西洋音乐。有了这样一班青年演员,就可以逐步把京戏改换面貌,成为新型的歌舞剧。”[7]因此,戏剧人才培养和传播平台建设,无疑是推进南通戏剧文化事业的关键环节。

值得庆幸的是,张謇和欧阳予倩先生在合作和探索初期就在选择焦点上达成共识,即承办高质量的学校和建设高质量剧场。以培养人才为龙头,以建立新型戏剧文化平台为保障,二者相辅相成。创建学校,是为了培养新一代戏剧人才;建设剧场,是为这些戏剧人才提供实践平台和为民众提供艺术享受的场所,同时也可获得反哺学社和剧场的收益。为建设好更俗剧场,张謇先生委托欧阳予倩先生和薛秉初经理进行精心筹划。为此他们专程到日本和上海等地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调研,聘请知名设计师进行科学规划设计。为了办好伶工学校,欧阳予倩先生亲自起草了学社的宗旨,设计教学体系和教学内容,组建高质量教员队伍,规定学生培养目标和收生方案。其核心是“伶工学社是为社会效力之艺术团体,不是私家歌僮养习所。……伶工学社是要造就改革戏剧的演员,不是科班。”这两个“是”两个“不是”,道出了新型戏剧教育观的本质,它着眼的是戏剧的社会责任,是整体性的戏剧教育模式,要改革完善的是沿习数百年艺人培养的套路,这的确是革命性的。他认为,戏剧“代表一种社会,或发挥一种理想,以解决人生之难题,转移误谬之思潮。”[2]1应当说,张謇先生在培养和如何培养戏剧人才上与欧阳予倩先生是有所区别的。他曾考虑:“南通地方拟建戏园”;为“地方养成正当戏剧艺员”,可把“富连成小班”那样的戏班“全行移动”到南通来。培养人才和剧场演出要解决的,主要是改良纠正以往戏曲中地理、历史中存在的谬误和社会上卑劣粗恶的旧风俗。观念上虽有所不同,但张謇先生却仍能求同存异,支持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的文化创新。

其三,遵循先进理念,推进模式调整。张謇和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戏剧教育、戏曲改革和剧场管理方面进行探索的实践,使新型戏剧文化理念和系统模式在南通生根,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欧阳予倩先生通过在南通的先锋式探索,摸索了戏剧教育的框架结构、特点规律,也得到了经验教训。在伶工学社的办学方针上,融合了欧阳予倩和张謇先生的基本思路。办好“俳优养成所”式的伶工学社,首先在于招收适宜的学生。不大于十三岁,三五十人,意在考虑学生是否具有初级文化,此与戏班招收学童大多是学龄前且大部分无文化形成对比。不收学费,在于考虑学生多为贫苦人家子弟,但在学成之后再通过参加演出和增加实习反馈学费。在课程设置上,为达成培养有文化新型演员的目的,采取戏剧课与文化课并举的模式。戏剧课包括教育、昆曲、话剧、舞蹈;文化课包括语文、地理、历史、算术、音乐、图画、体操、中西舞蹈等课。在聘请教师上,伶工学社组建了当时最好的教师队伍,戏曲、话剧和文化课程都是由包括欧阳予倩先生本人和薛瑶卿、赵桐珊、吴我尊、查天影等名家担任。在教学方法上,伶工学社禁止体罚,而施以言传身教和循序渐进。以欧阳予倩为例,他“每教一戏,必先讲剧情、人物的环境情感,而后教唱、念、身段,常命校工领队,带学生去更俗剧场观看来通演出的著名演员梅兰芳、杨小楼、双处、王凤卿诸位老前辈的戏,提高同学的艺术水平。”[6]88梅兰芳先生到南通演出《天女散花》、《游园惊梦》、《堆花》等戏时,伶工学社的学生都与梅先生的演出配戏,与名家同台,大大提高了教育质量。欧阳予倩先生认为,演剧就是根据剧本,辅以配饰、布景服装,适宜的音乐,通过表演,使剧本与演员的精神一致并表现于舞台之上。这样,音乐、舞蹈的知识必不可少。于是他组织了音乐班和西洋乐队,商张謇先生同意,购置了管弦乐器,开创综合性戏剧教育的先河。一些人士对此颇有微词,但张謇先生对此是理解的,他在送欧阳予倩率伶工学生赴汉口时的诗中写道:“共君说乐梦钧天,岁有新声被管弦。一队儿郎教得隽,也应腾踔李龟年”[3]281,表现出对办好管弦乐队的支持和肯定。

  为建好管好更俗剧场,张謇先生组成了董事会,组建了由欧阳予倩、薛秉初、查天影等构成的团队,到上海、日本进行实地考查,由孙支厦具体设计,欧阳予倩审阅了建筑方案。最好的设计、最好的施工和管理团队,使南通在最短的时间里建成了全国一流的综合性剧场。剧场在舞台设置、观众席安排、剧场辅助功能、场内文化装潢等方面在国内以致当时的亚太地区都是一流的。欧阳予倩先生说,剧场的拢音效果非常好,在楼上、楼下最后一排都听得很清楚,比上海的大舞台、第一台、天蟾之类的舞台哪一个都适用。重要的是,他制订了整套的剧场管理规则:“坐位依一定的号码,场内不售食物,看客不吐痰,不吃瓜子。有吐痰的马上有人拿毛巾替他擦干净,有自己带着瓜子进来的,有人马上替他拾起吐下的皮。”[4]117对此,张謇先生很支持,看戏时也是自己买票,京剧名角在台上也得守规矩。这种管理方式,开南通和全国剧场风气之先。此外,更俗剧场还组织了自己的消防队,不仅解决了自己的消防需求,还参加南通的消防灭火。更俗剧场演出的红火,还带动了周边商业的繁荣发展。

其四,协力戏剧改革,影响源远流长。张謇和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的合作,开启了南通文化历史的新时期,也是欧阳予倩先生戏剧创作和贯彻改革思想的第一个高峰期。作为前清状元、文人实业家,张謇先生在南通戏剧文化建设方面的设想和规划是非常超前的,措施也是扎实得力的。对于戏剧,他有着相对深刻的认识:“质言之,戏剧美术犹歌舞,舞今所无,歌可以昆曲、二黄赅之。通俗犹新剧,以其本色衣冠而无唱也。沟通此事,期益社会,非熔铸古今中外而斟酌损益之不足以为阶梯。”[1]735虽然他对戏剧的理解仍有偏差,如话剧亦可有唱,但其对戏剧概念理解的全面性已远超同代他人,这也是他能够包容欧阳予倩在南通戏剧改革实践方式和内容的思想基础。

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期间,新编、新演的剧目就有近50出之多,包括红楼戏、聊斋戏、古装小本戏,时装戏,话剧、歌舞戏,西装戏,连台本戏等。他还创作了《黑奴吁天录》的京剧剧本,说明在上世纪20年代,他就开始用京剧形式表现现代生活和外国题材了。在剧本上他始终坚持高标准,正如吴我尊先生所说,“剧本之取材构造之程度继长增高,非至南通演剧之能力为全国第一,南通观剧之眼光为全国第一不可。”[6]50在南通的艺术探索无疑为欧阳予倩先生日后的艺术生涯提供了丰富的营养。

欧阳予倩先生提出的培养新型戏剧人才、改革旧戏,以及学校主导剧场等理念,以改变中国戏剧界面貌为目的,这个想法是宏大的,但依托南通当时的条件却相对超前,且难以实现。主要原因是张謇先生的经济实力在外国资本的打压下下降很快,难以支撑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的开支;再有就是传统势力的能量十分强大,习惯地将戏剧当作娱乐而非艺术,目光限于一隅,娱乐止于低俗。剧场股东难以忍耐伶工学社培养学生的周期,不少局内人也难以接受那种专业与文化并举、中学与西学兼顾的教学体系。他们希望像以往的科班那样“火逼花开”快出名角以便卖出个好价钱,对此张謇先生也难以抗拒。虽然欧阳予倩先生在张謇先生的支持下在南通苦撑三年,但在主观和客观条件制约下还是遗憾地结束了他和张謇先生面向未来的合作,这种结果在那个时代也是必然的。

“南通文化现象”的影响是深远的。在上海“南国社”时期,欧阳予倩和田汉、郭沫若先生等组织“鱼龙会”,让名家和学生一起演出,相辅相成,教学相长,无疑受到伶工学社教学实践的影响。欧阳予倩先生在广州开办“广东戏剧研究所”期间,伶工学社的教学体系和内容几乎全部体现在研究所的构建之中,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新中国成立后,欧阳予倩先生任中央戏剧学院的首任院长,在任期间,他的许多理论和实践都与南通的初期探索息息相关。如今的中央戏剧学院,已经成为由表演、导演、舞美、戏文、音乐剧、京剧、歌剧、舞剧、偶剧、戏剧教育、戏剧管理、电影电视门类俱全、系统完整的一流艺术院校,他多年戏剧教育的理念和梦想基本实现。

其五,实业搭筑平台,艺术为民所享。实业家与艺术家如何携手合力为经济社会发展和提升民众精神文化水平服务是今天仍然重要的课题。实业家往往更为注重利润的获取和经济的发展,但张謇先生作为南通的著名实业家却以远见卓识、躬身下问、对艺术家非常尊重著称。他对欧阳予倩先生寄予厚望,认为“为南通计,非足下更何人可谈更俗?可主伶社?[8]他的选择和亲自邀请,将偶然变成必然,使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的艺术实践,成为推进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的动力,他自己也给中国实业家做出了榜样。

欧阳予倩先生既有自己的艺术抱负,也有一套通过与实业家和地方机构合作推进新型戏剧运动的方法措施。在认同张謇先生发展戏剧文化理念的基础上,他身体力行,大胆实践,亲力亲为,以身作则,尽力将自己的理想与办好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相结合,体现他倡导的艺术精神,落实在提升南通戏剧艺术水平、为民众和社会服务的实践中,在这个方面他是成功的。他的一生为的是推进进步戏剧运动,目的是改善和推动国家和民族的戏剧艺术水平。今天,国家在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基础上,深入探索把经济能力转化为文化能力,实现硬实力和软实力的相对平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古装戏曲和话剧进入了南通,使南通人民耳目一新。几乎国内所有戏剧名家都到南通演出过:梅兰芳、盖叫天、杨小楼、程砚秋、谭富英、余叔岩、姚玉芙、姜妙香等名家无不到访更俗,梅兰芳和欧阳予倩先生还同台献艺,盛况空前,使南通人民得到当时最高水平的艺术享受。话剧和京剧同台、南派北派京昆名家同台、伶工学子和名家大师同台成为佳话。实业支撑,教育为重,弘扬戏剧文化,对南通社会风气的改善产生了重要影响。

张謇和欧阳予倩先生在南通的探索和实验,是前瞻性、先锋性的,引领了中国戏剧教育、剧场管理及地方社会文化艺术建设的方向,是企业家和艺术家相结合的重要范例。他们的实践,闪烁着艺术与智慧的光芒,拉开了戏剧改革的序幕,形成中国戏剧发展史中独特的文化现象,为南通和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的高尚人格、崇高理想和无私奉献,为后人做出了光辉的榜样,为国家和人民留下了丰厚的文化瑰宝。

2019109

 

  参考文献:

  [1]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②[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2]欧阳予倩.欧阳予倩全集:第五卷[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

  [3]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⑦[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4]欧阳予倩.自我演戏以来[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4.

  [5]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④[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6]南通市文联编写组.京剧改革的先驱[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

  [7]欧阳予倩.欧阳予倩全集:第六卷[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102.

  [8]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③[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959.

(作者简介:欧阳维,男,国防大学教授、博导,大校军衔。)

 

 

附录:参会论文目录

1. 实业家与戏剧家开创先河之作                   欧阳维

2.论欧阳予倩早期戏剧教育思想                          

3.南通伶工学社与现代戏曲教育革新的困境                   

4.立百年育伶之功

  ——以今鉴古从人文素养教育观论张謇在戏剧史上的实践、成就及对后世的启发                                   张连强

5.欧阳予倩在伶工学社时期的戏剧教育                  赵芷萱

6.南通伶工学社

  ——欧阳予倩对中国现代戏剧教育模式的探索               罗如圭

7.论欧阳予倩20世纪二三十年代戏剧教育思想及实践

  ——由南通伶工学社到广东戏剧研究所                    

8.欧阳予倩戏剧教育观的启发:以台湾艺术大学戏剧学系为

              徐之卉

9.张謇与欧阳予倩戏剧改良观的比较研究                     

10.张謇创建伶工学社的社会影响及其对后人的启示             黄鹤群

11.张謇创办伶工学社对中国近代戏剧史的贡献                梁天明

12.也谈欧阳予倩离开南通的时间及佚信                     

13.欧阳予倩离通原因新论                     张裕伟

14.欧阳予倩离开伶工学社的原因初探                    张廷栖

15.伶工学社的阻滞与价值                           丛炜莉

16.梅宫旧史  朴巢前身

  ——记《梅兰芳访美日记》中的李斐叔                  赵建新

17.《梅兰芳游美日记》中的李斐叔                      李小红

18.地方与现代性: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

——从“第三空间”看欧阳予倩在南通的戏剧教育              胡志毅

19.欧阳予倩与二十世纪中国戏曲改革                      

20.“两栖兼通”“西体中用”

——欧阳予倩戏曲革新理论研究                   刘汭屿

 

21.更除旧俗 进入现代

——《更俗剧场规约》启示录                     

 

22.梅欧阁:中国近代戏剧第一纪念馆

——欧阳予倩在南通与张謇、梅兰芳的交往                  梁天明

 

23.共说南欧比北梅

  ——欧阳予倩诞辰130周年祭                   刘正初

24.更俗剧场前台经理薛秉初生平钩沉                     张裕伟

25.百年伶工学社 百年戏台争艳  

  ——纪念伶工学社创建100周年                  张乐天

26.与时代文化共繁荣,与时代精神共兴盛                  韦红玉

27.伶工学社的当代旅游价值开发研究                     杨海红

28.欧阳予倩离通时间小考                      张裕伟

29.伶工学社几则史实的初考                     张廷栖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