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论文
儒士 志士 勇士——中国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探微
时间: 2019-09-13     次数: 324     作者: 钱国华

 

儒士  志士  勇士

 

——中国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探微

 

钱国华

 

 

张謇先生半生汲汲于科举,一朝大魁天下,本应高官厚禄、亨通闻达。但时势风雨飘摇,国日益蹙,民日益穷。怀有大担当的张謇毅然抛舍禄位,回到偏于东南一隅的故里南通,高张自治大旗,兴实业、办教育、营城市,风生水起,名盛一时,影响及于海内外。张謇是清末士大夫中少有的“追梦人”,南通俨然成为他早期现代化的试验田。

张謇兴实业办教育,熔铸出“父实业母教育”的著名论断。他指出,实业与教育迭相为用,实业所至即教育所至。张謇揭示的实业与教育相依互存的辩证关系震古烁今,被奉为现今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的圭臬。因此,张謇作为我国近代职业教育的先躯者和奠基人之一是当之无愧的。

一、大格局拓兴实业

清光绪二十年(1894),是张謇高中状元的最辉煌之日,也是甲午战争爆发,中国坠入灾难深重的最低谷之时。作为有大担当、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的鸿儒张謇极度忧戚时势,慨叹国家民族之多艰。 “中国今日国势衰弱极矣,国望亏损极矣。”[1]他热切的号召爱国人士“须是将天下一家、中国一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之道理,人人胸中各有理会;须是将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之责任,人人肩上各自担起。”[2]

张謇洞察列强企图吞并中国的狼子野心,“今天下大势,英之兵舰梭织于长江,德之铁路午贯于山东。谋蔽长江,则势力必扩而北;谋障山东,则势力必扩而南。”[3]英德“各逞其强,各均其势,得寸得尺”[4]。当美国虐待华工之苛约不肯废除时,众人眼里的谦谦君子张謇振臂一呼,曝身于抗争的最前沿。“今届实行不用美货之期已逾十余日,而美人仍聋耳无闻,不允改约,可见其蔑视我国民,蔑视我国工商界人,达到极点!此正普天率土义愤同深之日!苟吾同胞于此时再欲袖手漠视,不思实行抵制之法,则将来各国效尤,欺侮必将加甚。言念及此,大堪痛哭。”[5]张謇的拳拳爱国情怀令人感奋。

“长夜漫漫,将何术以拯此危局?”[6]张謇忧国忧民,徘徊求索。他有自己的政治主见,作为一颗新星,他在政治舞台上闪耀过,但山河破碎、官场朽烂,令张謇不得舒张志向。他对那些庸碌无为、尸位素餐的官僚表示了强烈不满,“至于习气,则中国之士大夫多不能免,有贵介之习气,有名士之习气,有大官之习气,有要人之习气,有市侩之习气。”[7]

张謇绝意仕进,决然辞离官场,“徒以国势日蹙,一息尚存,有一份心力,即当与邦人大夫共谋一份公益。”[8]于是奋然走上了“实业救国”之路。

张謇读圣贤而未务实业,但图强中国的理想已然成为他巍然不倒的精神支柱,“下走本是寒素,向于工商实业未尝学问,但以中国国势日弱,外侮日加,寸心不死,投身实业界中,稍尽心力,冀得沟通商学两界,借立中国真实自强之基础。”[9]所以,张謇兴办实业之路尽管艰辛坎坷,但始终毅然恒定。

张謇规划实业,眼界高阔,思路清晰,一开始就显现出大框架、大格局。“夫实业之曰农、曰工、曰商者,既为诸君所熟知,而为人类之不可或缺者矣。人民之生活本此,即教育之目的在此。请举一国之大势而筹之:赖农而生者十之五,赖工而生者十之三,赖商而生者十之二。”[10]

张謇所兴实业,肇始于大生纱厂。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创建,到民国十五年(1926),形成了以大生纱厂为核心的庞大的大生系统。这一系统,是产业链,是事业圈,是城市带。

农业是产业链中重要一环。纱厂必需棉花,而且在张謇看来,棉花已然成为国家的命脉。“农之衣食民者,谷与棉最普,而谷之自外输入,夺我利权而制吾死命者,尚不如棉织物之甚。盖谷虽不足,勉强犹可自给,而棉之不足甚巨,故棉织物之来自外国者,每年入口,其值至一万八千万两以上,几当吾全国岁入之半,此可惧也!吾通之棉,鸡脚墨核,为世界冠,而种棉者不得其法,制棉者又无其方,以至棉业仅普于东南之一隅。而各口之洋布,如泉涌潮流,乘吾之隙而入。故谋抵制之方,必自棉始。”[11]而大量植棉需要开垦土地,于是成立了垦牧公司。张謇先后在南通、大丰等地围垦沿海滩涂数十万亩,建成了纱厂原棉基地。有了棉花,因棉籽制油而设油厂;因便利运输原料和产品而设轮船公司等等。至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9),除大生纱厂外,张謇先后创办的实业公司有:垦牧公司、广生油厂、大兴面厂、阜生桑蚕公司、翰墨林印书公司、同仁泰盐业公司、大达内河小轮、大隆皂厂、泽生水利公司、懋功生房地公司、颐生罐诘公司、染织考工所、颐生酿造公司、大中公行、资生铁厂、资生冶厂、大达轮步公司、外江三轮、船闸公司等。

张謇还十分重视与这条产业链共进退的金融业发展。他认为,“银行者,农工商实业生计之母,而国民进化之阶梯也。”[12]“盖银行为百业之枢纽,而百业皆以银行而进行也。”[13]张謇及其家族,既办有一般商业银行性质的储蓄所、钱庄,也办有专业银行,如投资银行、外汇银行,更办有地方自治性质的中央银行,形成了较为完整的金融体系。

在大生系统事业圈方面,张謇主持成立了地方自治组织,建立了多个新式社团,组建了军警。事业圈中最辉煌的是教育事业。张謇先后兴办了高等教育、师范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学前教育、特殊教育等。在慈善和公益事业方面,张謇兴建了孤儿院、养老院、残废院、贫民工场,还建设了图书馆、博物苑、俱乐部、大戏院等。

随着大生事业的发展,南通的建设逐步形成了“一城三镇”的城市带格局。主城区是政治、文化、商贸中心;唐闸是工业基地;天生港是港口、码头、物流要地;狼山是休闲旅游风景区。城镇之间交通便捷、田园相间。南通城的规划与建设,在中国近代城市建设中极富典型。

张謇大格局兴办实业,并非仅仅在实业本身,而是以极大的胸襟和胆识,让实业反哺、带动农业、教育及社会公益与城市建设。他因这一创举而卓立于中国近代实业家之林。

二、大视野创办教育

“实业救国”一样,“教育救国”也是张謇的最大理想。 “开民智,明公理,舍教育何由?然则今日国势之危,正迫我全校诸生热心普及教育之猛力药,下走破涕而笑,看作幸福。”[14]张謇热切的为普及教育鼓与呼,但也深知办学的艰难,“现在上下知识未通,不待愚民不知学校为何事,大概做官的人许多看作兴学是敷衍公事,其尤顽蠢者且看作学校与福音堂一样。”[15]虽然民智未开,官府敷衍,资金短缺,但张謇不辞焦苦,披荆斩棘,在南通先后创办了370多所学校。他对各类教育的地位作用都有独到见解,“师范启其塞,小学导其源,中学正其流,专门别其派,大学会其归”[16]。张謇在南通建立起从幼儿园到大学,从普通教育到职业教育,包括社会教育和特殊教育在内的一套比较完整的教育体系。

张謇进阶于科举,但对科举戕害荼毒年轻学子有切肤之痛,“日诵千言,终身不尽,人人鹜此,谁与谋生?”[17]他立志砸破科举桎梏,兴办学堂,“今变五百年之科举,而使天下人材,举出于学堂之一途。”[18]张謇办学从师范开始。“欲雪其耻而不讲求学问则无资,欲求学问而不求普及国民之教育则无与,欲教育普及国民而不求师则无导。故立学校须从小学始,尤须先从师范始。”[19]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张謇创办南通师范学校,这是全国第一所师范,4年后又创办南通女子师范学校。

张謇不惜重金延聘大师来南通讲学,以扩展学子的眼界。杜威、王国维、朱东润、欧阳予倩来通任教,梅兰芳来通演出。民国三年(1914)聘沈寿为女工传习所所长,后又请沈寿担任南通绣织局局长。

张謇以卓越远见办教育,更多体现在兴办职业学校方面。他认识到,“衡以我国之现势与民生所最切要者,莫如农工专门学校。”[20]热切呼唤“謇之愿望我国民实业世界有一工艺学校,俾累千百寒畯子弟肄业其中,增知识强精神,以新我世界。”[21]张謇不仅亲自创办了农校、纺校、商校、医校、伶工学社、垦牧初等高等小学校、工人艺徒学校、女工传习所等许多职业学校;还资助创办了江海工程专门学校、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吴县铁路学校;为适应社会各方面对人才的急需,还办有蚕桑学习班、发网学习班、保姆传习所、镀镍传习所、政法传习所、巡警传习所等职业培训班。他还创办了特殊教育学校——狼山盲哑学校。 他所办的职业学校,从纵向上有高、中、初的层次;横向上适应社会需要,多门类、多专业;在教育类型上,有正规学校教育也有短期职业培训,有一般职业学校,也有特殊学校;有独立设校的,也有工厂、医院附设的,体现了职业教育的特点,构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在推进我国职业教育发展上,占有重要地位、功不可没。

张謇重视农业,兴办农校更是不遗余力。“我国贫弱至今极矣,然欲挽富转强,惟农业是赖。诸生既在校研究农业,当孜仡于学,立志于业,重视实验。将来农业日兴,自然国富而兵强,余实有所厚望焉。”[22]他身处一县,却具有一国,乃至世界的眼光。他兴办农校就从借鉴国外的先进办学成果开始。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五十一岁的张謇东渡日本考察。在一个多月的考察中,张謇对农校的兴办和农业专门人才的培养等方面的考察就有8次之多。他参观东成郡鹤桥村农学校,了解到该校学生有4种去向,认为这些最适宜通州效仿。他参观北海道新建的农学校和农园试验场及前田牧牛场、植物园等,对农校学生学做结合留下了深刻印象。张謇对日本农校的学生教育颇为推崇,“凡日本教育家之言曰,当使学生知为学不求饱而敏于所事。不可使饱食而无所用心,可谓知本。”[23]这对日后张謇重视农校学生的道德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

张謇在南通兴办农校,既学习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又结合本土实际,探索新的办学模式。首先是服务产业办农校。张謇创办大生纱厂,纺纱需要棉花,为增加棉花产地,就创办了通海垦牧公司。有棉产地,须讲求改良棉种及种法,又创设农业学校。张謇兴办农校在当时省立农校之前。他服务产业办农校的理念在一个多世纪之前独树一帜,其影响及于当代。

其次是技术为先办农校。张謇兴办的农校不是封闭办学,而是打开校门,走向社会,以推广先进的农业技术为己任,广泛服务民众。民国六年(1917)春节,南通农校举办了一次露天棉作展览会。“本校试验棉作于今八年。本年虽因风雨之灾,然以选种疏种,培土施肥之得当,故收获量一亩多者至二百余斤。兹特按照历年之经验及本年之方法,编为浅说,于阳历二月六日,即旧历正月十五下午二时,就南通县南门外本校农场,罗列各种棉种、种法图样,开露天展览会讲演及改良方法,附赠《种棉浅说》。凡我农友,均可来观。”[24]此次展览会办得相当成功,参观的乡农有4000多人。

再次是学做结合办农校。张謇十分重视农业实验场的建设,设有实习农场四处、林场一处、牧畜场一处、苗圃一处。这既能改良品种、提高产量,又能极大地提升农校学生的技能素质。

第四是广开门路办农校。张謇聘请老农劝导农事,并起草了《劝农员章程》,以此作为农校教学与技术推广的补充。

三、大心血培育人才

张謇对学生寄予厚望,同时对他们的要求也甚为严格。他提醒学生,学术不可不精,而道德不可不讲。“诸生将来之地位,必不能无差异,然亦在诸生自为之耳。如道德优美、学术纯粹者,又何患乎莫之用哉?今在实践室内,当锻炼一种耐烦耐劳之习惯,首重道德,次则学术”[25]。他经常莅临学校讲演,与师生沟通交流。他关心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甚至关注他们的行止、仪貌。对优秀者予以褒奖,慈爱有加;对乏善者予以警示,训导不怠。张謇以自己的理想去精心塑造后生学子。

求学爱国。张謇始终要求南通各级各类学校学生,孜孜求学,报效国家。“青年正当求学之时,且爱国一道,尤其于积极方面着想。意气从事,无裨实际。与其废学而号召一般人之觉悟为浅近,不如在求学时代,砥砺行学,勉道深就,为将来振兴中国之一办事界强有力之分子为愈。”[26]“夫爱国当先爱身,爱身当先爱学,爱学当自爱其可宝贵之光阴!辍学弃业,为无济于事之叫嚣,充类至尽,何异自杀?”[27]“至此次农医二校,一课未停,能明大义,颇堪嘉尚。”[28]虽然张謇批评学生的罢课行为有时代和思想的局限,但希冀学生学得本领,以振兴中国为己任的拳拳之心天地可鉴。

勤苦俭朴。张謇给南通农校题写的校训是“勤苦俭朴”,他对这4个字的阐释非常深刻。“盖勤有在思虑者,有在肢体者。若农之为业,则兼思虑肢体而为用,而肢体之劳动尤多,是苦为勤之所表示也。有勤而不必尽苦者,未有苦而不出于勤者也。俭之表示以朴,乃俭之在一人一家者,于俭之用为狭。而非朴则不足表示俭之实行,非徒托空言也。”[29]“诸生听吾言,若能切实做将去,诸生之名誉在此,生计在此,而予之希望诸生以图应用于社会者亦在此。诸生勉之。”[30]他要求学生每日清晨须提前15分钟起身,夜寝须推迟15分钟。他曾将1917届农校毕业生分往余东、吕四等地实地开荒,自小工做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与农夫同甘苦,让学理与经验兼备,在社会上不致仰食于人。

忠信笃敬。张謇办实业兴教育,更深知信用的价值。他一生以守信为本,腾达时如此,困顿时亦然。他题写的南通师范学校的校训是“坚苦自立,忠实不欺”。他谆谆教导学生忠信笃敬,“信用者,即忠信笃敬之意。我本一穷人,廿年前我之信用,不过一二千圆;更前言之,不过百圆而已。现余各实业机关之资本,几二千万圆,然非一时可以致之,盖有效果使人信从。非然者,徒自苦而已。盖天下事不信则民勿从,故余对于农学生,时时以忠信笃敬为训。”[31]他到商业学校讲演时,还以生动的故事告诫学生,“余友鲍君之子,曾任银行职务,颇有能力,熟意中途生变,行止不端,竟亏欠万金之巨,身败名裂”[32] 。张謇的一番肺腑之言无不使在座的学生动容。

端正风习。张謇要求学校严明纪律,对学生中有碍观瞻的行为予以坚决制止。他曾就个别学生游烟之举进行了训示。“本校学生有行路之时口衔纸烟,且行且吸者,此乃上海租界无规则之风俗,欧美上等商人即不尔……以后行路吸烟者,无论校内校外均当戒绝,不改则量予惩罚,诸生其自爱以爱校风哉。”[33]张謇详细规定了学生下课后散步的区域。“本校诸生下课后散步,既非因事请假,即当在指定范围之内,东止八窑口河,南止易家桥,西南止启秀桥,西北止博物苑角栅门。若至长桥或进城买物,必须说明请假,否则以私出校论记,扣修身分数,此亦为诸生分明界限之一端也。”[34]这看似琐屑,却有效提升了学生守纪自律的素质。对严重违纪学生的处理,张謇从不姑息,处理结果公开告示,以儆效尤。“上半年农学生在校有不规则者数人本应即行斥退,以免害群。今以恶恶从短之义,姑予留学半年,并属管理人随时察看,若能痛涤前非,仍予终业,否则仍应随时退学。”[35]张謇端正风习的举措,极大地提高了学校办学的美誉度。

一条长江,源远流长,丰沛了张謇厚重的学养,他是儒士;一弯平原,坦坦荡荡,开阔了张謇远大的胸襟,他是志士;一片海洋,波澜壮阔,铸就了张謇搏击的意志,他是勇士。是儒士,他兴教育,育人才,孜孜不倦;是志士,他胸怀天下,忧戚民生,脚踏实地追寻“中国梦”;是勇士,他惨淡经营,踽踽独行,虽百折而不挠,成就了辉煌的业绩。也许张謇背负的东西太多太沉重,他最终飞鸿折翼,未能志得意满,胡适扼腕叹之为失败的英雄。但先贤的思想精神与实践创举值得后辈永久承继。

 

释:

[1][2][3][4][5][6]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69.70.83.84.97.151.

[7][8]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7.105.

[9][10][11]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03.183.184.

[12][13]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14.184.

[14][15]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77.96.

[16]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613.

[17][18][19][20]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54.49.70.

[21][22]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00.348.

[23]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8.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547.

[24]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5.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78.

[25][26][27][28]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277.459.460.

[29][30][31][32]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349.371.442.

[33][34][35]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张謇全集第3.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1415-1433.

(原载《謇园》2019年第1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