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资料
张怡祖与陈开成的婚事
时间: 2020-06-19     次数: 381     作者: 吴熙祥

 

张怡祖与陈开成的婚事

 

吴熙祥

 

民国四年农历十一月十三日(19151219日),状元张謇独生子张怡祖娶了上海滩一位漂亮的才女陈开成,成为南通当天的头号社会新闻。那么,他们是如何相识相知,以至于最终走上婚姻殿堂的呢?他们有人作媒吗,有的话,媒人是谁呢?陈开成家庭有何背景,竟能让状元张謇愉快接受这桩婚事的呢?

张怡祖物色对象应在19135

1913年初,一件事令张謇十分尴尬。

当时,因醉心于政党政治的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的努力,国民党在众议院、参议院选举中占了上风。两院870个席位,国民党占有392席,占了45%强,取得了压倒优势的胜利。216日,江苏省议会选举,由于处于优势的国民党议员的支持,加入国民党不久的许鼎霖,得票高过张謇。

许鼎霖创办实业曾得到张謇的很多帮助,和张謇关系甚笃,为了保全张謇,许鼎霖倒填年月,辞去省议员,而致自己的票成为废票,使张謇依然当选议长。但张謇并未接受许鼎霖的好意,一气之下,第二天乘车去了上海。晚上,张謇收到许鼎霖的电报,请他回去,他回电拒绝。18日,许鼎霖赶到上海,劝说张謇。“韧之、信卿、翼之、继兴、莼孙”亦来劝,一再挽留张謇就任议长,还是遭到张謇拒绝。最终,许鼎霖出任江苏省议会议长。

经此挫折,张謇顿时感到自己老了。他在222日所作的怡儿生日诗中写道:“听过江潮听海潮,记儿生日是明朝;老夫对烛频看镜,白发因儿又几条。”由此,张怡祖的亲事记挂在了张謇的心上。

5月的一天,张謇接待好友、安徽桐城人方守彝来访。方守彝(18451924),字伦叔,号贲初,与晚清文学家、教育家吴汝纶(18401903)交谊甚厚,其父方宗诚为桐城派后期名家,曾任河北枣强县令、安徽学政。交谈中,方守彝问到张怡祖的亲事。此时,张怡祖虚龄16岁。因为按大清朝的规定,男子16岁,女子14岁,就达到结婚年龄了。

张謇心目中择媳的“准星”

张怡祖与陈开成的婚事介绍人正是方守彝。“方君极称陈劭吾之女,贤而才,惟不能确记其年齿。但云似二十以外,儿子今年裁十六,若妇长二三岁(四岁至多)犹宜,过长则不适于旧俗。”(191352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方守彝与陈惟彦(字劭吾)是如何相识的呢?可能因为吴汝纶的关系。他与吴汝纶是好友,而吴汝纶与陈序宾(陈惟彦之父)私交甚深。吴汝纶在《赠道员直隶知府陈公墓碑》文中称:“惟彦诒书保定征铭,汝纶与公同客天津,相友善者也,最为知公。”陈公,即是陈惟彦之父。

不过,方守彝当时向张謇推荐的是两家,另一家即是方履中女。“方君又言方履中女,履中为人不甚平实,虑其家政亦非旧法,故稍踟蹰。”(191352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方履中(18641932),字玉山,一字聘商,安徽桐城县义津(今属枞阳县)人。清光绪年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离京,先后任两准盐运使、四川提学使、安徽矿务总理。

郑孝胥亦想与张謇结儿女之亲。“苏堪似尚有女,近儿子与苏堪子同学,颇能延阿翁之世好,若相当则至善。”(191352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郑孝胥,字苏堪,福建闽侯人。1882年举人。1891年,东渡日本,任使馆秘书。次年,升日筑领事,调神户大阪总领事。1894年归国。历任广西边防大臣,安徽、广东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清亡后,以遗老自居,寓居上海。郑孝胥与张謇是志同道合的挚友。

时任江苏都督府警务处长的张鹏(字翼云)给怡祖介绍的是金邦平之妹。“翼云公颇知金伯平之家世及家法,伯平之妹年廿一,稍大,不知其身材面貌若何?能否求一相片。儿子相片如需者,候讯当即寄。”(191367日《张謇致赵凤昌函》)。金邦平(1881?),字伯平,安徽黟县人。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二十八年毕业回国,任翰林院检讨、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文案,次年任北洋常备军督练处参议。后历任宪政编查馆谘议官、1906年任天津自治局督理,后任资政院秘书长。1912年任中国银行筹办处总办。此时,金邦平正丁父忧在家,不再任中国银行筹办处总办之职。

还有一位进入张謇视野的是陈开成之妹陈筑成。“又有人说陈劭吾之女者,一十九,一十七,并贤淑云。”(191367日《张謇致赵凤昌函》)。

“五朵金花”飘然而至,张謇会如何选择呢?在1913528日张謇给徐乃昌信中,张謇认为“择妇之标准,欲合旧道德、新知识于家政,但能文艺,非我所须,更无论怪诞之学说矣”,概括起来,就是他给南通女师范题写的校训:“勤俭温和,服习家政。”实际上,他心目中择媳的“准星”有三:一是必须生于有礼法教养的世家;二是家长必须或做官而不贪污恶劣,或经商务农而无寒伧市侩之气;三是本人必须既受过传统教育又具备新知识。

在张謇看来,金邦平之妹和陈惟彦的二个女儿符合上述条件。“比亦有言金伯平之妹者,但年长五岁耳。以齿论:劭吾二女相当,不知二女中孰贤?通俗须求八字,近例多求相片,皆须互换。若陈宅可许者,儿子八字、相片亦可寄奉。”(19136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

1913613日,张謇让人将怡祖照片分别寄给赵凤昌和徐乃昌,正式为儿子相亲。“儿子相片寄去。顷陈姓亦有索之者。”(1913613日《张謇致赵凤昌信》)。这两张照片,一张给了金家,一张给了陈家。有意思的是,金家和陈家老家都在皖南,一个是石台(辛亥革命后旅居上海),一个在黟县,两县唇齿相依中间就隔着羊栈岭。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张金两家终未联姻(可能因金邦平之妹比怡祖大5岁的原因吧)。

媒人徐乃昌

徐乃昌,字积余,安徽南陵县人。1898年农历三月,奉委通州花布捐局差。1901年署淮安知府。农历十一月,奉委金陵洋务局提调。1902年农历三月,奉委兼江南高等中小学堂提调。1903年正月,奉委同高等中小学堂总分教习,并带陆师学堂毕业生赴日本考察学务。

这年正月,张謇收到徐乃昌所寄的日本驻江宁领事天野恭太郎的邀请书,受邀赴大阪参观日本第五次国内劝业博览会,并考察实业、教育,522日成行。这次赴日考察之行,对张謇一生事业有着重要影响。1912年选为大生纺织公司董事,参与大生公司经营管理。他和张謇同出翁同龢的门下。

1913528日,张謇给好友徐乃昌写信,谈为怡祖择媳的事,重点谈到陈惟彦之女。因为,张謇早已知道,徐乃昌与陈惟彦极为熟悉。同时,提到方履中、郑孝胥之女,并请徐乃昌代为留意。

那么,徐乃昌与陈惟彦是何种关系呢?他们不仅是同乡,还是连襟。

徐乃昌原配夫人刘世珍是广东巡抚刘瑞芬之长女,刘世珩胞姐,陈惟彦夫人刘净秋的堂妹。刘世珍生于1866年,刘净秋生于1857年,比堂姐刘净秋小九岁。徐乃昌伯父徐文达和陈惟彦之父陈序宾曾同在李鸿章幕府,徐任前敌支应局总理,陈为行营支应,私交不一般。

一开始,张謇是请徐乃昌帮忙了解女方情况的,如说到陈惟彦之女,“公与陈稔,希为探询。”说到郑孝胥之女,“年龄性行公能并为探之否?”说到怡祖择妇,“恃爱故琐琐及之。幸为留意。”(191352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说到金邦平之妹等,“希善致意询之。敬托。”(191368日《张謇致徐乃昌信》)。直到613日,张謇才致信请徐乃昌做媒人。“积余先生鉴:承爱为儿子作伐,至荷。兹先寄儿子本年岛校寄来相片,以备互换之用。”作伐,即做媒。622日张謇致徐乃昌信再次提及:“积余先生惠鉴:治堂旋通,复承为儿子作伐之盛意,儿子生时昨专讯家中取寄。”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请徐乃昌做媒,张謇写信对徐的称呼也由“积余仁兄”,改为“积余先生”。

1927年,徐乃昌爱女徐筱畹(字姮)与张詧四子张敬礼成亲,张徐两家也成了儿女亲家。

嘱汪君尚荣推合甚吉

陈惟彦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早卒),因出生在贵州省开州和贵筑县,家中女姊妹又是“成”字派,故分别叫开成和筑成。1913年开成19岁,筑成17岁,分别比怡祖大3岁和1岁,均“贤而才”。

张謇初衷是要娶陈筑成作儿媳。不过,陈惟彦的想法则相反,只有老大开成先出阁,才能考虑筑成的婚事。

怎么办?这事在过去并不难解决。因为过去婚姻成不成,还有个关键环节,要推“八字”,只有男女双方“八字”相合才行。622日,张謇致信徐乃昌送“八字”。“儿子生时昨专讯家中取寄。兹谨书寄,请交劭翁,以便彼此推合。弟亦属精星命家言者推算,此亦风俗惯例。然居家以礼,合宜则亦不可少之手续也。”

再说,张謇也收到陈家的“八字”条,并立即请算命高手汪尚荣推算。结果,张怡祖与陈开成两人“八字”不仅相合,而且是“甚吉”。

陈开成比妹妹长得漂亮,气质也好很多,加上算命先生所言,故张謇最终选定开成为儿媳。628日,张謇致信徐乃昌,欣喜若狂。“积余先生惠鉴:昨寄上儿子庚造,度已转至陈宅。兹属汪君尚荣推合甚吉。此亦旧俗,顾为家人言,不厌其详也。闻单治堂君已有讯通告。劭翁当亦注意及此,通俗聘礼在婚娶时行之。先行住口,即问名纳采礼也。不知皖俗若何?敬烦致意,以便卜期。合婚单抄呈。”

这样一来,张謇和陈惟彦两家均皆大欢喜。

阳历81日订亲

81日,张怡祖与陈开成用皖俗订亲,陈开成正式成为张怡祖的未婚妻。“陈宅姻事拟阳历八月一日(即阴历七月二日)行纳采礼,应用礼式用皖俗,已函属大生帐房吴季诚晤治翁商办。或请治翁先一回通,届时之先或走去沪行之。或否再定。先行奉白。”(1913724日《张謇致单治堂和徐乃昌信》)。

从方守彝介绍,经徐乃昌作媒,再到双方订亲确定关系,前后仅花了两个月时间,以至于张謇对陈开成幼年丧母这件事都不知情,而是“既聘而知之”。

促成该桩婚姻的原因很多,内因是:陈开成人长得漂亮,气质极佳,在上海启明女中读书,接受良好的教育,国文水平很高,能文艺(会唱歌、弹钢琴),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贤能善良,优秀,懂礼貌,是当时极为少见的既受过传统教育又具备新知识的人才。

外因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是陈开成家庭出身显赫。祖父陈序宾官至知府,与周馥、刘含芳并称淮军三贤。父亲陈惟彦前清任过钦差大臣,官居二品。民国建立,经周学熙总长一再举荐,在北洋政府财政部任盐务顾问,兼任中国银行监理官。正是张謇所言的礼法教养的世家和做官而无贪污恶劣之气者。

二是张謇对陈惟彦不仅熟悉,打过交道,且印象不错。“往尝闻皖人官苏者言陈君之质直,一晤于江宁,固斤斤然有礼义人也。”(张謇书陈君《宦游偶记》)。张謇与陈惟彦首次见面,是在190536日。当时,周馥署两江总督,陈惟彦为金陵厘捐总局总办。张謇前往金陵厘捐总局拜见陈惟彦,说通州县庄布认捐之事,事情解决得很圆满,令张謇心存感激。再就是,19104月中旬,陈惟彦督办盐政处淮南盐政公所,5月末,又兼任扬子淮盐总栈总办,这时,张謇身为江苏咨议局议长,并创办了同仁泰盐业公司,两人多有业务上的交往。辛亥革命爆发,陈惟彦离开两淮盐政,接替者即是张謇,只不过称呼不同而已。

三是张謇一生拜过不少师,他们中有两位是石台籍人,一位是陈艾(字虎臣),另一位叫杨德亨(字仲乾)。陈艾是陈开成爷爷的族长和师爷。

四是与桐城人吴汝纶多少有些联系。对张謇来说,吴汝纶有知遇之恩。张謇光绪十一年(1885)赴京赶考,十一月十九日(1224日)日记即有“冀州刺史以百金见赠”的记载。冀州刺史即指吴汝纶。而吴汝纶与陈惟彦之父是挚友。

五是媒人徐乃昌与陈惟彦是连襟,而张謇与徐关系甚深,言听计从。

六是算命先生推合,张怡祖与陈开成“八字”相配,到了“甚吉”的地步。

(作者单位:安徽省池州市财政局)

(原载《张謇研究》2020年第1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