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论文
读张謇《落日》诗有感
时间: 2019-07-15     次数: 420     作者: 徐晓石

 

一曲豪迈的夕阳颂

 

——读张謇《落日》诗有感

 

徐晓石

 

 

近日,再读沈振元先生《张謇诗选注》一书,我被其中的一首《落日》所深深吸引,细读此诗,感受颇多。

1922113日,张謇先生赴呂四一总参加东渐新闸落成典礼,并为船闸题名。在归途中,69岁的张謇望着曜灵西坠,晚霞满天,诗潮奔涌,吟成五律《落日》,诗曰:

落日如初日,东西照海圆。

分光还助月,散彩欲弥天。

野迥丹霞错,山明翠霭偏。

或云风雨候,不得画诗传。

先生匠心独运,大写落日之壮美,立意高远,意景开阔,诗理绵密,充满诗情画意,可谓是一曲豪迈壮丽的“夕阳颂”。

落日,是个很有震撼力的视觉形象,面对落日,人们常常浮想联翩,许多文人墨客为之留下了许多精美的画卷和脍炙人口的诗篇。“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工诗善画的王维,不仅精准地刻画了落日与地球行将“相切”的瞬间,而且把渡头的落日与村落的孤烟组成了一幅恬淡幽静的图画,融入读者的心中。

落日的寓义是丰富的,而大多数的落日诗往往是抒发人生的感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李商隐赞夕阳之好而叹夕阳之短,隐含着人生苦短的哀伤,常常与老年人的来日无多“产生共鸣”。

朱自清的思想境界似乎超越了李商隐,他说,“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帐近黄昏”。只要有了美好的晚年,就应当满足了,不必为黄昏而忧伤。因为生命的终点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表现这位作家对人生乐观开朗的姿态。

仕途坎坷,二十三年被弃置不重用的唐代诗人刘禹锡对暮年别有一番感悟,“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认为老年人身上隐藏着巨大的能量,还能干一番事业。总之,不同的世界观、人生观对暮年的看法是不同的。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探究一下张謇对暮年的感悟,看看他在《落日》中所表达的思想。

1. 落日如初日

落日和初日是同质的事物,西方下坠的落日与东方升起的朝阳一样大、一样圆、一样美、一样充满着巨大的能量。

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落日和初日既无大小之别,亦无优劣之分。

由此,我们联想到人。年轻人自然朝气蓬勃,如早晨八九点钟太阳。老年人从体质上讲,自然不如年轻人,但他们有渊博的知识,丰富的经验,干练的办事能力。这往往使年轻人相形见绌。

六十九岁的张謇,在当时可算是年迈的老人了,但他精神矍铄,依然承担着南通自治的重大责任,关注着国家大事和社会事业,他身上的巨大能量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彩。直到辞世前,他坚信自已还是个“全物”,只要是“全物”,老年人的生命体与年轻人的生命体是一样的,折射了“落日如初日”的人生观。

2. 落日胜初日

所谓“胜”,有两层意思:

一是从品格上看,落日能分光助月,散彩弥天。这是一种无私奉献的品格,乐于助人的品格,把美丽洒向人间的品格。正是这样的品格,才让人观赏到晚霞弥天的壮美,领略清辉洒地的美妙。让人情不自禁地寻觅月夜之美:范仲淹领略了“长烟一空皓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壁”的美景;苏东坡找到了“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的浪漫;张若虚创作了《春江花月夜》这首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的长诗写尽了月色之美。“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这种美的延续是无止境的。此时的张謇已成就了一番大业,但他设有"功成身退”,而是工作不止,把自己的全部能量倾注在社会事业中,这正是张謇“落日”品格的生动写照。

二是从实际效果看,落日装扮了大地,“野迥丹霞错,山明翠霭偏”。它是“散彩欲弥天”的结果。作者的两句诗就是两幅精美的图画,一幅是辽阔的大地上披上错落有致的丹霞,一幅是明媚的山岗上戴上有些偏斜的“翠霭”。让人仿佛置身在神话世界,凸现了“落日”胜初日的哲理。

3. 落日宜珍惜

落日以其巨大的能量,磅磗的气势织就的无以伦比的恢宏画卷,世界上任何顶级画家和伟大诗人都无法状其形而传其神。落日的辉煌不是常有的,一旦有风云雨雪的侵扰,壮丽的画卷就隐藏在神秘的天宇之中;落日的辉煌也是短暂的,随着黄昏的降临,落日的美景转瞬间就被吞没。

由此,让人想起人生,想起人的晚景。一个人走过漫长、曲折的人生道路,在其到达生命终点之前,常因具丰厚的知识才华的积淀,或对国家、人民所作的诸多贡献,到达了“功成名就”的境界,使其老迈的生命闪烁着耀眼的光华。

张謇就是这样,他晚年无职无权,但依然关注国家,关注民生,依然一言九鼎,具有很大的能量。他在实业、教育、慈善等方面创造了“南通模式”,使南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落日是应当珍惜的。屈原在《离骚》中这样写落日:“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羲和,指古代神话中驾日车的神;崦嵫,山名,在甘肃天水县西境。古代指日没的地方。全句的意思是,吾要羲和放缓前进的速度,不要急忙把太阳赶入崦嵫山。我们应当珍惜落日前的时光,创造落日的辉煌。

民国十五年六月二十三日(192681日)天大热,张謇至姚港东视十八楗工,他拄着拐杖,登山江堤,一抹斜晖照在他那苍老的脸上,举目远眺,他那深邃目光里似乎又孕育着改造南通的宏大蓝图。然而,他病倒了,这颗“辉煌的落日"被黄昏呑没了……

(作者单位: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原载《张謇研究》2019年第2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