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论文
云泥识小录(续)
时间: 2019-09-18     次数: 315     作者: 徐俊杰

 云泥识小录(续)

 

徐俊杰

 

23. 火宅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201877日上拍一件张謇穷款行书中堂(177×94.5cm),钤印“张謇季直甫印(朱)”,观其款字,当为60岁前之作。所书文字为“众生流浪火宅。缠绕爱贼,故为饥火所烧。然其间自有烧不着处,一念清净,便不服食,亦理之常,无足怪者。方其不食,不可强使食,犹其方食,不可强使之不食也。此间何必生异论乎。愿公以食不食为旦暮。”

按,此件内容抄录自苏东坡《与滕达道》函,原函在节录内容前后犹有文字:“示谕宜甫梦遇于传无有,某闻见不广,何足以质。然冷暖自知,殆未可以前人之有无为证也。自闻此事,而士大夫多异论,意谓中途必一见,得相参扣,竟不果。此意……以仕不仕为寒暑,此外默而识之。若以不食为胜解,则与异论者相去无几矣。偶蒙下问,辄此奉广而已。不罪。”

至于“宜甫梦遇”的内容,据马钰(字宜甫,全真道第二任掌教)《渐悟集·卷上》可知其略﹕“重阳祖师百端诱化,予终有攀缘爱念。忽一夜,梦立于中庭,自叹曰﹕我性命有如一只细瓷碗,失手百碎。言未讫,从空碗坠,惊哭觉来。师翌日乃曰﹕汝昨晚惊惧。方才省悟。”同卷《自觉篇》更有﹕“梦见娇妻称是母,又逢爱妾还称女。因为前生心不悟,心不悟,改头换面为夫妇。”

东坡此答释道相杂。火宅之谓,出《法华经·譬喻品》:“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忧患,如是等火,炽然不息。”而“食不食”、“仕不仕”,则显然是《道德经》“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的翻版。原本有评语“食不食一齐扫尽,是绝顶之谈”,亦服其禅机、玄机之同在。张謇抄录其中关键几句以为中堂,必多感悟也。

24. 《新编史论轨范》

网上见民国石印本《新编史论轨范》,标“张季直先生选辑”,由吕景端署端,毕公天民国六年(1917)十月序。

初有疑焉,及观其序,度为毕氏策划之作,经张謇同意冠名者。

序有云:“吾友张季直先生,富于学,熟于史,为特搜罗近代名人关于论史之杰作,辑成史论轨范六卷。全书凡一百五十余篇,都八万余言。所论是非得失,语多中肯,可补史乘之阙。矧先生衡选精密,评骘确当,签之曰‘轨范’,谁云不宜。其嘉惠学子,庸浅尠哉!书将付剞,索序于公天。公天笔墨纵横,奚遑于是,无已,缀斯数言以为序。”

评骘之语有:“笔力英悍,文境亦渊雅有余”;“古今人物是非贯穿胸臆,遇题而发,痛快淋漓”;“略达原情,立言公恕”;“大处落墨,高挹群言,杰作也”;“朴茂门深,大家方数”;“通陈利弊,切理切情,足为仕途龟鉴”;“解尽症结,入理入情,漆室千年,忽然一炬,非读书有得者,未易臻此言者,心之声将来出处大节。吾为作者可于此窥见一斑”。

按,又见毕公天先生选辑之《全国学校国文成绩大观》(民国十年一月初版),经章炳麟先生审定,并遍得章炳麟、唐文治、于右任诸名家题签,张謇亦为之题名《学校国文辑》,可相印证。

25. 改革全国盐政计画书

《庸言》第一卷第五期载有景学钤一函,可知《改革全国盐政计画书》成文之过程。全函如下:

读第三号《庸言》报末附《改革全国盐政计画书》,署贱名于下,不得不声明更正。此项计划之发生,实始自张季直先生首定民制、官收、商运三大纲,于元年九月间,召集江浙两省盐政机关之人才,在上海会议七天。第一次起草虽属学钤,而逐条讨论者有刘君垣(淮盐局秘书)、史君家修(松盐局长)、徐君国安(淮盐科长)、蒋君汝藻(前浙盐局长)及钤等五人(时钤任浙盐局秘书)。经此议决后,由刘君为第二次之修正,又经张季直先生之决定,始上诸国务院。同人等以此计画始终系张季直先生所主张,故各报皆用张先生名义发表,当时并译成英文。见诸东西各报者,亦用张季直先生名义。今大报特署贱名,殊为惶恐,惟恐传布遐迩,垂诸久远,启后人之疑。为此具函,声明更正。或附此函于后,以免阅者误会。

26. 十一朝圣武记

《申报》1903820-93日至少五次刊出广告,称张謇新辑《十一朝圣武记》出版,当非伪托。其广告词曰:

《圣武记》一书,久已风行海内矣,惟道、咸、同三朝始末记,竟付阙如,阅者憾焉。兹由通州张殿撰博考皇朝掌故全史,自开国以来举历代之圣主功臣、中兴实录汇勒。书独于曾、左、胡、彭、李诸公之伟绩,更为详备。考据之家庶几得窥全豹为幸矣。析为二十卷,精订六本,现己石印出书,价洋一元二角。

按:有趣的是,在引用此材料的时候,绝大多数典籍都误作者为“张殿”,大约以为后面的“撰”字当作“著”字来解,而不应放在名字中。这类书计有:《中国近代史学思潮与流派》《文献学大辞典》《简明中国古籍辞典》《袖珍中外名著手册》《中国名著大辞典》《中国历史大辞典·史学史卷》《东北文献辞典》《中华野史辞典》《中国史学史辞典》《中国古代军事文化大辞典》《中国古今名书大观》。另有《中国边疆史地古籍题解》则误作“张殿存”,而《洋务思潮史论》更因传抄人家“张殿所著”,而干脆定作者为“张殿所”。

唯《贵州省古籍联合目录》从第一手资料出发,准确表达了本书基本信息:《十一朝圣武记》二十卷,张謇辑,清光绪29年(1903),上海鸿宝斋石印本。

27.荐张謇书

《桐城吴先生全书》载有吴汝纶致薛福成一书,力荐张謇为都讲。其词云:“云石山房之举,自分清俸、课试、经古,甚盛!甚盛!都讲如去年南元之张謇,便是佳人。倘春试报闻,即可为执事药笼中物。此君幕才尤为高出时流,前曾妄荐之傅相,而不知其中有不合也。”

时在光戌丙戌(1886),吴汝纶为冀州知州,薛福成任宁绍台道。后以张謇“春试”不中,此事未成。而所谓“前曾妄荐之傅相”,指吴多次向李鸿章举荐张謇,以张謇拒之作罢。

又,启功先生藏有翁同龢、盛昱(意园)致其曾祖溥良二函,均为引荐张謇者。

翁函云:“生从事春官,目迷五色,不知遗却几许隽才,贤郎其一矣。生有极器重之通家,曰江南张謇。孝友廉谨,通达古今。其制举之文,亦鲜与抗手。落第南归,留之不获。闻崇明瀛洲书院讲习尚虚,若得此君为山长,必能使海邦为邹鲁。敬以举荐,伏望大裁”。

盛函云:“会试榜发,元在江苏,常熟得此卷时,大呼曰:此通州张季直也,得之矣!得之矣!遍请十八房、三副考辨识,皆云当是季直。及拆榜,则武进刘可毅也。常熟为之不吃晚饭。昨晤常熟,欲吾弟为谋一席,兄与季直最洽,鄙意以为吾弟不如俟岁试后附片保奏。以季直之才学,实堪膺此,不问迎合江苏巨绅也。其仕屡可询之彼处人,度无不知者。”

启功先生抄录此二函,并有跋语云:“时光绪壬辰(1892),先曾祖任江苏学政。季直当时乡誉原不佳,于此但见常熟爱才之笃。意园与先曾祖宗支疏远,而有姻娅之联,故款持姻弟,亦故实也。”

按,翁、盛两封荐书,其源头又在张謇本人。《张謇日记》当年四月二十九日有“与意园师讯”:“顷崇明人来,为言其县瀛洲书院院长郑季申大令行将起复到官,须人接替,谋者不乏,而非众所欲,修金裁三百千,问可就否。崇明距侨寓百里,隔一小江,舟车至便,于治圃、养亲得以兼顾。效其尺寸之智,以附学究之末,亦庶几自食其力,意颇窾动。冀公抵书溥公,一为言之。”可见张謇原求盛昱帮忙,而盛昱又拉翁同龢一起举荐,以力保成功。

28. 挽尊人、夫人

《古今联语汇选·补编》载顾涤香挽张啬庵先生之尊人联:“宰相状元,生子当如吴县太傅;读书种蔬,治家恰遵湘乡封翁。”联中典故“吴县太傅”,指潘世恩(1769-1854),江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以殿撰居首揆,晋太子太傅,勋业福德之隆,世无与匹。“湘乡封翁”,湖南湘乡曾国藩父亲竹亭老人,以儿子功名而受封,故称封翁。

按,顾曾沐,字涤香,江苏通州人。同治十三年进士,授工部主事,以母老归,主江阴礼延书院。母卒,改官浙江凉安、丽水知县。

《古今联语汇选·第四册》载汤寿潜(《龙眠联话续编·卷三·哀挽》一作沙元炳)挽张謇夫人徐氏联:“佐巨源成名,师友多贤者;与德耀媲美,荣宠则过之”。按,山涛(205-283),字巨源,“竹林七贤”之一;后汉梁鸿之妻孟光字德耀。

徐夫人卒于光绪三十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各方挽联多不见载。查姚永慨《慎宜轩日记》四月二十二日载“作挽张季直夫人联”,四月二十五日载“发挽张季直夫人联信”。知其亦有挽联,惜未录内容。

(作者单位: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原载《张謇研究》2019年第2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