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论文
张謇与《周易》
时间: 2020-06-22     次数: 465     作者: 蒋建民

 

张謇与《周易》

 

——由“天地之大德曰生”说开去

 

蒋建民

 

 

《周易》(清刊本)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藏

(翻拍于《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

《周易》概说

《周易》,又称《易经》,简称《易》。包括《经》《传》两个部分。《经》为古人卜筮用书,有64卦、384爻,旧传伏羲画卦、周文王作辞,故名《周易》。《传》即“十翼”,是用来解释经的10个方面内容(系辞上、下,文言,说卦,序卦,杂卦,彖辞上、下,象辞上、下),形成于汉初,相传为孔子及其弟子所作。《易传》部分,系辞最重要。它融会了是儒、道、阴阳三家思想,是儒家伦理价值、道家自然法则和阴阳家阴阳学说的智慧结晶。由《经》到《传》的“华丽转身”,《周易》从原来的算卦卜命、“封建迷信”的占卜之书,到充满辩证法精神的哲学之书;以至被奉为“群经之首”和“经典之经典”。

 

巴蜀书社1990年出版的《周易》(定价14角)

纵观《周易》,一些脍炙人口的至理名言千年流传、日久弥新。譬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利者,义之和也;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一阴一阳谓之道;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天地之大德曰生;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生生之谓易”,等等。由此可见,“《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周易·系辞下》) “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周易·说卦》)

 

八卷本《张謇全集》(201212月版)

謇于《易》

张謇先生对《周易》情有独钟,用功了得。他13岁始读《易》,39岁完成了8万余言的长篇力作——《周易音训句读》(新编《张謇全集》中篇幅最长)。他在1922年欢迎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来通讲学的介绍词中说,“中国讲哲学之最古者,莫如《易经》;其次则《礼记》亦有所发明。《易》《礼》讲圣字,圣即无所不通之谓,宋儒解释拘束,失其本意。”(《张謇全集》④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第462页,以下简称《全集》) 张謇先生不仅自己喜欢《周易》,还教儿读《易》。1913年在给张孝若的信中说,“世道日趋于乱,人心亦趋于恶,君子处之,唯有中正澹退。儿若观《易》,当能悟父所言。”(《父爱如山》南通市档案馆 张謇研究中心,2019年5月,第113页)“中正”即《易经》的思想,该词在《易》中曾出现过9次。

 

张謇191339日写给张孝若的信(翻拍于《父爱如山》)

浏览《张謇全集》,书中用《易》之处还真是不少。略举五六:

在《变通通九场盐法议略》中说,《易》曰: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全集④78页) 在《革命论》中说,吾读《易·革卦》,而叹圣人之言之大且远也。《革·象辞传》曰:‘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全集④205页) 1884年10月20日日记释《书谱》中写道,“《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全集⑧214页) 1894年3月12日日记中写道,《易》: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全集⑧377页) 1926年作《紫檀笔筒铭》:“有容故大而重,不蚀故久而寿。《易》曰:‘可大贤人之业,可久贤人之德。’(全集⑥623页) 在分别致袁世凯、吴佩孚的函电中,都借用了《易经》中的同一句话: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全集②367页、③1372页)

 

《周易·系辞下》

(部分,翻拍于《图解名家批注周易》,下同)

以上所举之例,均为直接引用《周易》原文;还有一些源于《易》而张謇作了些许微调。例如,在《农校开学演说》:夫勤者,乾德也:乾之德在健,健则自强不息。俭也,坤道也:坤之德在啬,啬则俭之本(全集④349页) 演说中心思想显然是《易经》的,张謇做了切合实际的延伸与扩展。又如,《通海垦牧公司第六届说略》,蹇之九五曰:大蹇朋来。蹇也,难也;大蹇也,非常之难也。遇非常之难而有应之,必得朋来相助也。垦牧之已事蹇则大矣,庶几朋来。(全集⑤474页) 这段话则是张謇根据《易经·蹇卦第三十九》的内容,结合通海垦牧公司之现状做了恰到好处的调整与补充。

 

《周易·系辞下》

既然《周易》是“群经之首”、“经典之经典”,既然“中国讲哲学之最古者,莫如《易经》”,国人总归多少都知道一些,只是了解程度的深浅不一而已。其中,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和“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那么,张謇先生呢?除了“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对《周易》感悟最深的应该是“天地之大德曰生”了。

“天地之大德曰生”(上)

《周易·系辞下传》讲道:“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天地最大的德泽是化生万物(请注意这里的“德”不是道德,那便说小了;应该是德泽即恩德、恩惠或者德行,抑或是功能),圣人最宝贵的是守住位子,通过聚拢人心来守位,通过创造财富来聚人。管理财物,端正言行,禁止民众为非作歹便是道义。

 

刘厚生与张謇谈话的部分内容(翻拍于《张謇传记》)

人们知道“天地之大德曰生”,恐怕多半不是看的《周易》,而是从大生纱厂名称的由来中得知的。现在一些张謇研究的文献资料,在解释厂名时,通常会出现“天地之大德曰生”(《周易·系辞下)》一类的话。举几个例子:①南通博物苑赵鹏在《状元张謇》中写道,“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四月,经过重重挫折的纱厂终于在南通唐闸镇建成投产。张謇以《易经》‘天地之大德曰生’意取名大生纱厂。”②南京大学卫春回在《张謇评传》中说,“创办纱厂……取名大生,则是根据《周易·系辞》‘天地之大德曰生’而定,以示为人民解决生机的理想。”③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在《张謇传》中写道,张謇“筹划在通州城北唐家闸一带水陆近便之处建厂,取名大生。厂名的寓意是‘通商惠工,江海之大;长财饬力,土地所生。’也就是儒家所服膺的一句名言:‘天地之大德曰生’。”④中央电视台2018年7月播放的6集纪录片《张謇》中有一段解说词:“经过实地考察,张謇将工厂的厂址选定在通州唐家闸镇,并为纱厂取名‘大生’。这个名字来自《易经》‘天地之大德曰生’。他希望自己创立的纱厂能够实现济世救民的初心。”

  《状元张謇》封面

就现有资料看,大生厂名来自“天下之大德曰生”这个说法,原始出处应该是刘厚生撰写的《张謇传记》。张謇有一次在和好友刘厚生商讨垦牧事业时袒露心声:“我们儒家有一句扼要而不可动摇的名言‘天地之大德曰生’;这句话的解释,就是说一切政治及学问最低的期望要使得大多数的老百姓,都能得到最低水平线上的生活。”“……后来张之洞把纺织机器运到南通,要求我组织公司,我接受此机器之后,即以大生两字命名,就是‘天地之大德曰生’的涵义。而现在要扩充盐垦,亦不离此宗旨。换句话说,没有饭吃的,要他有饭吃;生活困苦的人,使他能够逐渐提高。这就是号称儒者应尽的本份。”……经过此一夕长谈,我除了对张謇顿然增加信仰之外,亦感觉自己头脑一新。(刘厚生《张謇传记》,上海书店1985年据龙门书局1958年竖排版复印,第251-252页)张謇与刘厚生二人为挚交,这段讲话内容应该真实可信。

让人有一丝不解的是:《易经》中已有现成的“大生”,张謇先生为何不直接引用,而要从“天地之大德曰生”中间接的提取呢?

《周易·系辞上》:“夫乾,其静也专,动也直,是以大生焉。”意为:“乾代表阳气,静止时专一含养,变动时刚直不饶,所以能够壮大无数生灵。”就书中排列顺序而言,“大生”在前(《周易·系辞上》),“天地之大德曰生”在后(《周易·系辞下》)。张謇肯定也是先看到了“大生”,但他觉得其涵义(壮大生灵)不如“天地之大德曰生”(化生万物)丰富;相比之下,还是后者更加契合先生的心路。所以,在与刘厚生的谈话中,他两次提到“天地之大德曰生”并用其解释纱厂和盐垦,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作为一代伟人,张謇先生没有必要拘泥于“直接”还是“间接”,重要的是能够准确地表达思想。

 

《周易·系辞上》

“天地之大德曰生”(下)

张謇先生不仅用天地之大德曰生”来解释大生纱厂厂名、解释扩充盐垦,之后张謇所创办的其他企事业,都没有离开这一宗旨。因为,这是“我们儒家一句扼要而不可动摇的名言”;“是号称儒者应尽的本份。”多少年来张謇先生一直在秉持这句名言不可动摇;一直在坚守着儒者应尽的本份。“他独立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30年的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口,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全国。”(胡适)“在中国近代史上,我们很难发现另外一个人在另外一个县办成这么多事业,产生这么深远的影响。”(章开沅)

可以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已与张謇的整个人生和事业融合在一起,并逐渐演变为他的核心价值观。

 

方东美封面

当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的方东美(1899-1977)在《中国人的人生观》中指出,“《周易·系辞大传》的作者更深知乾以大生,坤以广生,故合而言之,称颂天地之大德曰‘生’,像老子、庄子和列子所说的‘道’,也显然是生天育地,衣养万物的母体。”(《方东美集》黄克剑 钟小霖编,群言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76-177页)到底是大家,方先生简约而巧妙地编制出了一道“算”:大生+广生=天地之大德曰生。另外,他还把“天地之大德曰生”看做是老庄哲学的“道”和“衣养万物的母体”,实属见地不凡!

 

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封面

著名哲学家李泽厚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认为,“《易传》把这种有深厚根基的‘天人合一’的传统观念和情感,在荀学的基础上构造成一种系统,其中最重要的精神正是‘天地之大德曰生’。这已经不是荀子外在自然的‘天’,但也不是孟子内在主宰的‘天’。它是外在的,却又具有道德品格和感情色彩……变成了这样一种既理性又情感的哲理世界观。”(《李泽厚十年集》第三卷上,安徽文艺出版社,1994年1月,第123-124页)

“亦仙亦哲”的方东美简约而巧妙的风格不同,善于自由思考的李泽厚则深入而浅出。他认为,“天地之大德曰生”不仅是《易传》“最重要的精神”,还是“既理性又情感的哲理世界观。”这与方先生的“道”和“母体”,其实是一回事。只不过,二位大师的方法和路径不一样。

英雄所见略同。无论是张謇的“不可动摇的名言”和“宗旨”,还是方东美的“道”和“衣养万物的母体”,抑或是李泽厚的“最重要的精神”和“既情感又理性的哲理世界观”,都有一个共同的指向——天地之大德曰生

概言之:天地之大德曰生”是张謇的人生宗旨和世界观,是张謇之“道”,也是最重要的张謇精神。

余论:《周易》与大生系统命名

如上所述,以天地之大德曰生”为代表的《周易》思想,在张謇的人生和事业中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现在,我们再花点时间对张謇所创办企事业的命名做一次简单的梳理,算作前文的补充。  

据南通市档案馆和张謇研究中心2005年合编的《张謇所创企事业概览》显示,大生系统共有177个企业事业单位及建设项目,分为工业、金融商贸、交通运输、盐垦农田水利、文化教育、慈善公益和外地共7个门类。为了叙述上的方便,我们选择了最有代表性的前4个门类、共97个单位(其中工业27个、金融商贸24个、交通运输16个、盐垦农田水利30个)。

 

《张謇所创企事业概览》

(南通市档案馆 张謇研究中心2005年编)

97个企业中,属于“大生”系的有44个 其中“大生”全名的12个“大”做词头的23个“生”做词尾有9个);“大生”系的有53个。

让我们打开《周易》,看看与大生系统企业命名“搭界”的有多少?不卖关子了,先报数字吧——48个(占比49%具体如下

一、命名直接取自《易》的21个。有两种情况:

(一)《易》中有现成的,拿来就用(18家)。

1.“大生”命名的企业共有12家(工业10个:通州大生纱厂、崇明大生纱厂、海门大生第三纺织厂、大生副厂、大生六厂、大生淞厂、大生第一纺织公司电厂、大生沪事务所、大生织物公司和大生苏工染厂,金融商贸1个:大生公司,交通运输1个:大生轮船公司);

2.除了“大生”,另有 6家:广生榨油公司(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系辞上),通州资生冶厂、资生铁厂(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卦第二),大有房地产公司(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大有卦第十四),大中公行(同上);中孚盐垦公司(泽上有风,中孚。中孚卦第六十一)。

(二)非现成词组但可以合成提取的有3家:大有晋盐垦公司(大有卦第十四、晋卦第三十五),大豫盐垦公司(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序卦),大丰盐垦公司(丰,大也。丰卦第五十五)。

 

《周易·坤卦第二》

 

《周易·大有卦第十四》

二、命名间接取自《易》的27家。

(一)“大生”系24家。从广义上讲,“大生”系的44个企业,其命名均源于《周易》。前面已经被 “直取”了20个,余下来的24个企业的命名,均可视为间接地取自《易》。其中“大”作词头的18个(大兴机器磨面厂、大隆皂厂、大昌纸厂、大达公电机碾米公司、大聪电话公司、大陆制铁公司、大同钱庄、通州大达轮步公司、天生港大达码头、上海大达轮步公司、海门大达趸步公司、大达内河公司、南通大储堆栈打包公司、上海大储堆栈公司、大赉盐垦公司、大纲盐垦公司、大阜垦植公司、大祐盐垦公司);“生”作词尾的6个(阜生蚕桑染织公司、颐生酿造公司、颐生罐洁公司、南生行、懋生房产公司、通州泽生外港水利公司)。

(二)其它企业3家。通明电器公司(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系辞下);合德盐垦公司(天地合其德。乾卦第一);通遂盐垦公司(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系辞上)。

张謇先生作为一位近代实业家,他所创办的97个企业中,几乎一半的命名直接或间接地来源于《周易》!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张謇于《周易》,是多么的“情有独钟”,怎一个“用功了得”。

结束语

《周易》,大书也,荡荡者大之至而不能度其大”;(《全集》④第265页)张謇先生,高人也,巍巍者高之至而不能度其高(同上)

我于《张謇全集》,仅是粗读;于《周易》,尚在初学。“粗读”加“初学”,难免会粗制滥造、不求甚解。好歹,也算是张謇研究领域里的“另辟蹊径”吧(如此想似乎心安理得)。7月1日,我们将迎来张謇先生诞辰167周年,匆草此文,谨表纪念!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