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动态  
本地动态
外地信息
  站内搜索  
 
  本地动态
张廷栖先生在高广丰先生 《两不厌斋文稿》首发暨纪念研讨会上的发言
时间: 2021-03-20     次数: 579     作者: 张廷栖

         编者按:清明将至我们更加怀念2019年9月2日离开我们的海门张謇研究会海门历史学会的高广会长。近日,本网站特转张绪武廷栖、袁蕴豪、赵庄安正先生和周菊女士2020年9月20日在“高广丰先生《两不厌斋文稿》首发暨纪念研讨会”上的发言表示对这位为张謇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的高广先生的深切缅怀之情。今天,转发南通大学教授张謇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张廷栖先生在纪念会上的发言

 

 

张廷栖先生在高广丰先生

《两不厌斋文稿》首发

暨纪念研讨会上的发言

 

2020年9月20日

 

 

 

今天是广丰先生逝世一周年,我怀着崇敬和依恋的心情缅怀他!我们之间的交往虽然只有12年,但他是我钦佩的人物之一,在我的心目中的形象也是十分高大的。

回想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初夏的一天,他为筹备第五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来张謇研究中心,是我接待了他。他的主要任务是了解国内外张謇研究学者的通讯方式,负责邀请与会学者。我将第四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参会人员通信录和收藏的名片复印后交给了他,并告诉他国外学者很难联系,即使联系上也很难邀请到,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研究计划,即使接受邀请,要有论文参会更难。当年我们张謇研究中心正处在全力新编《张謇全集》的关键时刻,他可能也看到我们有一个“敬告来宾”的公告,申明为完成清史工程项目而争分夺秒,敬请来宾最好在一刻钟内结束访谈。所以双方没有进一步交谈,对他也没有留下更多的印象。

可是随着后来的交往,得知我是他的恩师严迪昌教授曾在南通中学“文革”时的患难之交,与我更亲近了不少。我们张謇研究中心每年的年会他总是应邀出席并发言,在谈到海门张謇研究会的活动和体会以及他自己的观点时,往往妙语连珠,出现了许多警句,引起我的共鸣和敬佩!我们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随着海门张謇研究会的风声水起,活跃在张謇研究平台上的广丰先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高大起来!他在我心目中是海门青年学者的导师、海门张謇研究的旗手!

广丰先生要求会员研究张謇从第一手资料开始,即从学习和研究原著起步。这一有力举措为研究张謇奠定了扎实基础。他在一次发言中语出惊人,认为张謇研究者应该对张謇研究达到痴迷的程度,才能有所成就。我十分欣赏他用“痴迷”一词。事实上只有达到了如痴如醉,极度迷恋的程度,才可能长期地、不懈地去钻研深究。果然,十多年来,不辜负他的苦心经营和教导,海门产生了一支功力深厚、学风正派、年轻有为的研究者队伍,这是有目共睹的。

广丰先生在张謇研究中心的年会上,多次强调:张謇研究会作为学术研究团体,学术应是她的本位、抓住学术研究这个中心不放松,这是主业。他不主张有挂名会员,对学风不正更不能容忍。所以,在他领导下的海门张謇研究会是南通学术团体的一面旗帜,海门张謇研究会已是中国5A级的学术团体,是名符其实的标兵和旗帜。广丰老会长就是海门张謇研究会的旗手。

近几年我与广丰先生加了微信以后,联系更加紧密,友谊更加深化,除了学术信息交流以外,他对队伍的培养、换届人事的安排等,均与我交流,我的晚年得到他如此的信任,成为他知心的朋友,是我的大幸!当我被人无端攻击时,他十分气愤,嫉恶如仇,在微信上撰文反击。我为晚年有如此知心朋友而高兴,却又很不幸的是,他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的逝世令我的知己得而复失,我感到十分痛心!我永远怀念他!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原载《张謇研究》2020年第3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