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论文
云泥识小录(续)
时间: 2023-10-30     次数: 1269     作者: 徐俊杰

 

云泥识小录(续)

 

徐俊杰

 

78. 爱俪园

姬觉弥辑《哈同先生迦陵夫人年谱》“八年己丑五十六岁”载:“文海阁成。阁在爱俪园西,有楼藏经史子集俱备,并多经典。南通张謇为榜曰‘文海阁’”。

据曹聚仁《上海春秋》修订版:“爱俪园俗称哈同花园,在静安寺路(现南京西路)哈同路(现铜仁路)交叉线上。那是犹太人哈同及其妻罗迦陵的私园,故曰“爱俪园”。哈同夫妇命运的兴盛,跟南京路同其旺发。……哈同妻子罗迦陵,本为上海一咸水妹(上海南市卖花出身),自结识哈同后,帮哈同大做地皮生意,时来运转……哈同夫妇,不是把爱俪园比作大观园,而是要比作颐和园,以皇帝自居的。……园中于戬寿堂西建文海阁,阁中藏书甚多。这又是清宫文津阁之意。哈同本不知书,罗迦陵亦不识字(后请人教她读写,粗识书报),他们花了一笔钱请了许多前清遗老,住在园中,以点缀风雅。”

张謇与哈同的交往,《张謇全集》中有一处提及,见于致孝若函:“另花二枝,犹太富人(家资四五万)哈同寓客所赠,以寄汝二人。”1912年4月6日,孙中山在爱俪园出席由赵凤昌组织的欢迎会,会后与众合影,张謇也在座。此日张謇日记唯有“回沪”二字,之前去了苏州。

79. 合璧

张謇的手书对联,如今存世颇夥,偶有落单者,往往以下联居多,如“长乐雨钟深出华”“只对青山不著书”“倦把清尊笑孔融”“误入仙人碧玉壶”“一庵闲卧洞霄宫”“坐拥良书傲百城”“红橘金柑度岁天”“屈玉自照方员乃成”“鹿鸣鸿飞先见善祥”,为有落款也;若仅存上联之单条,必从其行笔分辨,颇不易得,所见者唯“南省望郎仍国士”“吟笺细擘澄心纸”等件。

近又见一张謇字迹上联,文曰“编竹护巢邀燕子”,上款“松山先生”。因其右下角钤“庚午蔡守”,被误以为蔡哲夫(守)之作,遂有金石考古学家陈邦福先生1950年的三行小楷题跋:“蔡哲夫先生,号寒琼先生,早岁加入南社,曾参助黄节、邓实主办国粹学报。先生工诗词、擅书画、精文物考古,平生嗜茶,故有堂号‘茶四妙亭’。先生广研金石,颇得佳趣,时人得之手泽,珍若拱璧,今偶得其上联,亦甚欣然。庚寅三月,陈邦福记。”

按,张謇所书对联有很大一部分取自朱祖谋《梡鞠录》所集清人诗句,此“编竹护巢邀燕子”即出清初顾景星,对句为杭世骏“探梅有客倒鸡缸”。事实上,此联已不孤,下联近二十年前就曾以单联形式见于某拍卖会,今终成合璧,“亦甚欣然”。

80. 倚闾图

胡石予旧藏张謇书“倚闾图”三字,款“庚申七月,张謇”,今为昆山博物馆所藏。郑逸梅《艺林散叶》云:“胡石予,昆山蓬阆镇人,而执教苏城,月必一归以省高龄之母。蔡寒琼妻张倾城为绘《倚闾图》”。图成遍征题咏,有南社社友傅屯良《题石予门倚闾望图》最为传神:“五十年中儿有孙,儿心不改恋亲恩。儿行未远归须早,怕见归迟母倚门。”

按,胡石予,名蕴,字介生,以号行,与钱名山、高吹万并称江南三大儒。任苏州草桥中学国文教员兼舍监,顾颉刚、叶圣陶、吴湖帆、蒋吟秋、顾廷龙、郑逸梅等为其学生。又与张景云等七人结文社。张景云即张謇碑题“昆山诗人”之张庸,“庸字景云,啬公延之教其子孝若者。迨孝若学成出游,啬公请景云为南通图书馆馆长,兼师范学校教员”(郑逸梅《张啬公逸事》)。石予先生哭景云诗云:“南州张季子,生死不忘君。宾馆十年席,剑山三尺坟。此才真磊落,作鬼亦芳芬。他日渡江去,悲歌表墓文。”张謇为刊《张景云先生遗诗》,胡石予有序。

81. 棉籽饼

民国于定一著《知非集》载有《南通广生油厂参观记》(民九十月作),此文引张謇论及南通棉花产业链之说:

张啬庵先生之言曰:“南通产棉,吾利用棉以兴地方实业,次第规画。自大生纺厂始,纱既纺成,织厂随之而成;以纺织机械之增修,外求不便也,因设资生冶铁厂;以轧花所余之棉子,大可利用也,因设广生榨油厂;以通棉应国内外之需求,将不敷供给也,因从事于垦植推广种棉。吾于通棉功用,似可无遗憾乎。然榨油以后,棉子之渣滓成饼,专售于日人。彼知吾国农民之不信用棉饼,舍彼无所售也,则任情操纵,而吾固无如之何。今惟有以棉子榨余之渣滓,供造纸之原料,造纸厂成,斯竟通棉之功用,吾乃无负通棉矣。”

这段话较好地总结了张謇“通棉”实业的相互推进,惟所言“以棉子榨余之渣滓,供造纸之原料”一句似不可信。“榨油以后,棉子之渣滓成饼”,即所谓“棉籽饼”,一般用作饲料,倒是棉秆皮可用来造纸,轧花后棉籽上附着的短绒则可造高级纸张。据《南通地方自治十九年之成绩》:“张謇自癸卯游日本归,以为桑、谷、麻、竹、蒲、茅、苇、稻之产,通海所富有,大生纺厂又富于飞花、脚花,适于造纸”,乃成竹园及大昌纸厂,“凡出纸六种:曰羊皮纸、曰讯笺纸、曰公文纸,此以桑皮、大麻、稻稿为原料;曰表芯纸、曰放连纸、曰京放,此以蒲、芦为原料。”由此可知,纸厂建成以后,事实上“飞花、脚花”也并非主要原料,更不要说什么“棉籽饼”了。

(作者单位:南通市海门区张謇研究会)

原载《张謇研究》2023年第2期)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