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成果  
最新专著
最新论文
最新资料
  站内搜索  
 
  最新资料
张謇的一页批条
时间: 2021-04-01     次数: 516     作者: 琅 村

 

张謇的一页批条

 

 

(来源:张謇网  2021-03-31)

 

 

这是一张已残破了的字条,左边的霉损极为严重,所幸已经得到装裱,只是缺失的部分无从复原了。字条的文字共三行,明显出自两人的手笔。右边二行为行楷书,所写的内容为:“籐科工徒姚昌义、张锦成二人,去年成绩甚优,不独为本科之冠,并且为全厂之冠,似应特别加奖。”这显然是一则关于嘉奖的请示,而左边一行的行草书就是批语,并且一望而知为张謇的手笔,所书为:“□给予津贴,每月五角。二月廿八日。謇。”虽然首字已缺,但却不妨碍文义的理解。张謇这是同意了嘉奖的建议,并且对所奖数目予以明确的指示。张謇一生贡献于社会者甚多,而研究者又往往提及其任事之周详,致有细大不捐之概。这一批条,正可作为他过问事务具体细致的证明。

从字条的“籐科”“厂”等字眼看,这事应与南通的贫民工场有关。当时也有人把贫民工场称作“厂”的。

清宣统三年,张謇被推举而出任两淮盐政总理,看到淮南盐场因垦植业的兴起和盐业改良所引起的紧缩趋势,他预感到盐民的贫困程度将会有以增高。在这山雨欲临的紧迫局势面前,张謇萌生了创办贫民工场以抒缓失业盐民生计的想法。不久,辛亥革命事起,紧接着是民国临时政府成立。虽说此时张謇已辞去盐政,然而他却拿出任职期间应得的公费六万六千馀元,加以向盐商募集的二万多元,开始在南通、东台和仪征三县规建贫民工场。两年后,三所贫民工场次第建成。然而,南通以外的二所却因张謇的鞭长莫及,其正常经费难以得到落实,以致办于仪征十二圩的那所二年后即停业,而办于东台者也始终处于左支右绌的状况。惟有南通的一所,在张謇的过问下,经营状况总体尚可。

 

南通贫民工场

最早参与南通贫民工场创办者,是后来在上海以绘画著名的商笙伯(言志),而接任者则是刺绣家沈寿的丈夫、浙江山阴人余觉,只是余氏在任期间曾因经营不善而致亏损,不久则主事易人了。所易何人,尚须查考。可知者,约在民国十四年出任工场主任者,是曾毕业于通州师范学校本科的南通人龚秋秾(徵桃)。

民国七年十一月,张謇致信在镇江的门人郭礼徵、曹秉仁,希望了解当地的工料价格,信中就说:南通贫民工场藤竹工出口颇佳,销货亦畅,惟购料之良否及价格颇有研究。次年底,因老友赵凤昌的儿子叔雍婚礼,张謇特地致送南通贫民工场的制品为贺,还写了一封颇能反映他对其工场经营甚感满意及对其制品力求精雅的信,信中讲:南通贫民工场缂丝、藤竹二科,于美术殊能研究,成品亦颇精雅。兹特令合制挂屏、账衔二种,用佐新房之饰。设所制犹有不尽善处,幸更指示,俾即改臻,是亦工场之幸也。此时正值贫民工场的鼎盛阶段,推想这一则批条,也写在此际。

据《南通地方自治十九年之成绩》所录《贫民工场出入概算》,可知该工场所收工徒并不支付工薪,每月仅支伙食费三元。再观批条中张謇为此二工徒每月增费五角,应是比较高的奖赏了。

记得张謇的门人曹文麟在其《觉庵联语乙编序》中曾感叹:吁!兵戎既兴,戒侵文化之例已澌灭。溯南州圣贤豪杰之所遗留,入水火泥途者,何可胜数?吾仲铸渊亦曾于市上拾张啬庵师残稿一纸,盖人裹食物旋弃之者。这里说的是日本侵略军铁蹄蹂躏南通城后的情形,是一个非常的时期。其实大多的时候,张謇的手泽,哪怕是断简零篇,也还是深受人们珍爱的。这一霉损的批条,仍能得到精心的装裱,也是一例罢。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