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专家  
国内专家
国外专家
已故专家
  站内搜索  
 
  国内专家
沉痛追忆我深爱的丈夫——章开沅
时间: 2021-07-12     次数: 2508     作者: 黄怀玉

 

沉痛追忆我深爱的丈夫——章开沅

 

黄怀玉

 

(来源:先导之声 公众号  2021-07-09

 

 

2017年,91岁章开沅先生和86岁黄怀玉夫人在天河机场候机

今天在这个沉痛追思我丈夫章开沅的日子里,首先我要向不论线上线下百忙中参加会议的和此前吊唁过先生的各级领导、来宾、亲朋好友、以及同学们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我愿与大家一起追忆我丈夫章开沅生前的点点滴滴,以寄托我深切的哀思!表达我崇高的敬意!

理性对待荣誉

开沅这一辈子做了很多事,似乎每天都在“只争朝夕”;他吃苦耐劳,专心致志,工作效率很高。党和人民对他给了很高评价,可谓硕果累累、荣誉满满。但是他在荣誉面前,从不骄傲自满,而是非常冷静理智。

几年前,中央电视台某摄制组在我家架起了“长枪短砲”,给开沅拍了好多镜头。我问:拍了做什么?开沅说做《大家》栏目。我说:祝贺你!他笑了笑说:是别人搞的,我一无家学,二无后学,算什么大家!

外面说他是这个第一人、那个第一人,他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辛亥革命发生时,就已经有人在研究,那时我还没出生,怎能称第一人?

几年前,有次我给他整理书柜,问他:这么多奖状奖牌,你最喜欢哪一个?他毫不犹豫地说:“武汉好人。”他又解释说 :“因为这个奖更贴近老百姓,有草根味,这就够了。”

开沅无论工作或做学问都强调求真务实,反对拔高,反对虚荣,所以他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为“实斋”。

 

爱校如家

开沅服务华师七十余年,见证了华师的发展与壮大,包括校园。他亲眼目睹由荒山秃岭变为林木森森、芳草如茵、鸟语花香、曲径通幽的美丽校园。他深知这是由几代华师人的努力而铸成。

他热爱华师的感情是从骨子里散发的,他好像有根敏感的神经牵连着校园,所以他总能更多地发现一些破坏环境的不良行为,如摘花和乱丢垃圾之类的事,他总会情不自禁的地干预,劝说、甚至请求,但很不容易收效。旁边的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使他深感无助。有时还遭攻击。

几年前一个周末的中午,我们一起购物回来,就看到一胖一瘦两女子(校外的),在西区老年活动中心花园里大摘栀子花。开沅劝阻,那个胖女子竟强词夺理质问开沅:“我摘花管你什么事?这花是你种的吗?你何年何月何日种的?能拿出证据吗?”

面对这些无奈,开沅气得回家沉默了好久……后来他在一篇短文中写到:突然感到孤独与无奈,欲哭无泪,欲言无声,意识到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

他呼吁社会加强公民的素质教育,并撰文号召华师全校加强保护校园的自我教育。他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精力,但他认为“值”!要我不管,那就不叫章开沅!

爱生如子

学生是开沅永远的牵挂。

就在他上任校长不久的1986年9月,他出席新生开学典礼回来,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些纸条给我看,其中好几张都是围绕掉行李的事,比如:“校长,如果你女儿掉了行李,你会怎么办?”

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开沅说:“我今天进入会场,发现新生有些紧张,所以致词中第一句话就说:‘我出席今天的开学典礼,与以往有不一样的心情,因为我女儿也是一名新生,她去了杭州……’。他说:一下子就拉近了与新生的距离,活跃了台下的气氛,于是一张张纸条传了上来。……他当时就拍板:下午派大车带他(她)们去火车站找行李,台下又是一片掌声。”

好多年后,开沅出席深圳校友会,有的校友自我介绍说:校长,你记得我吗?我是与你女儿同届的某某……。回家后他兴奋不已:我当模特了,校友都轮流和我合影。

开沅就是那种能让学生记一辈子的好老师!

即使在不当校长的年代,他仍然牵挂着学生。有年中秋,在那“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夜晚,他独自一人走到山上广场,看学生过中秋,回来后很兴奋,他说好壮观呀!同学利用桶子放蜡烛,周围摆着点心和水果,或按班级、或按同乡,一圈圈地席地而坐,谈笑风生,好温馨!

其实这个属于亲人团聚的夜晚,最需要思亲的是他自己,因为中秋是他母亲的祭日,他把思念藏在心底,去关心桂子山上那些离乡背井的青年学子。

开沅对学生最大的关怀是“引路”,让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他多次动情地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青年学子诤言:大学时代是世界观、人生观、品德修养、行为举止成型的时期,一定要珍惜大学时代,学会独立自主地思考与生活。人生只有一次,大学不会重来。

爱家至亲至诚

 

2017年,章开沅和黄怀玉夫妇二人

在云南大理举办钻石婚(结婚60周年)纪念仪式

我与开沅牵手65载,恩爱如初。

开沅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他懂得爱、懂得珍惜、懂得感恩。我对他的付出,哪怕就一点点,他也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每到生日必送花”这是他坚持了二十多年的事,而且亲力亲为,风雨无阻。即使在疫情期间也不例外。

武汉疫情“清零”后,校园控制稍为松动,有一天正逢我生日,他撑着拐杖,走到西区牡丹园,拍了好多鲜艳的牡丹,回家配上一首小诗,毕恭毕竟双手送给我,还幽默地说:“不成敬意。”如果我给他做了点可口小菜,他还会抱拳感谢。

在他生前还徤康的日子,每逢出差,他都要问家里是否备足油盐柴米。他非常克己,从不为私事呼唤学校工友,再忙也亲力亲为。

我记得好多年前,大概是6月中旬,有次他去广埠屯买菜,遇上暴雨回不来,教育学院的余子侠老师也在躲雨,想送他回家,开沅不愿麻烦人,他借口自己还没买够,于是又走进菜场,在杂货摊用10块钱买了把雨伞,又用10块钱买了双塑料凉鞋。回到家他已全身透湿,外面雨水里面汗。

第二天,他又精神地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去登机,有谁知道头天经历了什么?他自己决对不会说的,因为他根本就没当回事,类似的事还不少。

他平时对家事过问不多,但在孩子的关键时刻,必有父亲的身影。他的乐观精神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幸福的回忆。他告诉我,生活中快乐的秘诀是多用“加”法,少用“减”法……

开沅:

你的高尚品德我们会代代相传,永远珍惜!感谢你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宝贵的精神财富!

感谢你给了我一生的爱!

我因有你这样的好丈夫而骄傲和自豪!

开沅:你太累了,好好休息!

不要牵挂任何事,彻底休息!不久的将来,我俩再相会

永远爱你的怀玉

于泰康楚园

2021年76

 


主办单位:张謇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226001
电话:0513-85515405 传真:0513-85532753 邮箱:zjyj1984@126.com